? 聚焦“雙減”政策 校外藝培機構行業調研續篇-中國樂器協會 ?

微信服務號

微信公眾號

當前位置:首頁>音樂教育>聚焦“雙減”政策 校外藝培機構行業調研續篇

聚焦“雙減”政策 校外藝培機構行業調研續篇

發布時間:2021-10-23

(轉載本網新聞 請注明出處!)

編者按 :2021 年 7 月,中辦、國辦聯合出臺“雙減”政策,引發 A 股、港股、美股市場教育 股高頻振蕩,K12 頭部教育機構由此啟動裁員潮,K12 教育資本或將轉場素質教育培訓市場,國內 近兩萬家琴行及旗下音樂培訓機構再度站在發展轉型的市場風口。面對“雙減”政策的多米諾骨牌 效應,校外音樂培訓機構如何應對新一輪市場變局,《中國樂器》雜志在面向樂器流通渠道、藝培機構前期調研的基礎上,特邀資深行業人士和企業經理人繼續展開觀點互動,以探求未來校外音樂培訓市場的健康、 有序和理性發展。


資本降溫 藝培行業面臨政策雙刃劍

2021 年,“雙減”政策叫停資本和規范校外培訓市場,“雙減”政策的實施如一把“重劍”落地,無疑給整個培訓市場造成巨大的震蕩,即使非學科類培訓機構的校外音樂培訓市場也不可避免的受到影響。

中國樂器協會琴行分會副會長、河北秦川文體樂器有限公司董事長秦川認為,從短期來看,“雙減”政策給校外音樂培訓機構帶來一定的經營壓力。一方面是來自機構內部的壓力,機構必須加強管理,保證在辦學資質、教師資質、課時安排、課費歸口、廣告宣傳等層面符合監管部門更嚴格的審查 ;另一方面是來自機構外部的壓力,隨著“雙減”政策的實施,很多學科類培訓機構直接關停倒閉,更多的學科類培訓機構選擇品牌轉型,開始進軍非學科類培訓市場,搶師資、搶生源。如此以來,非學科類培訓市場的競爭或將更激烈、更殘酷。

但從長期來看,“雙減”政策是利好校外音樂培訓市場的健康發展的。一直以來,校外音樂培訓市場存在著低門檻、弱監管,行業機構良莠不齊的現象,“雙減”政策的實施強化了主管部門監管的力量,勢必將對整個校外音樂培訓市場造成大洗牌,提高準入門檻,規范市場秩序,優勝劣汰,從而實現行業的良性運轉。“雙減”政策對學科類教育嚴格管控,限制學科類培訓機構發展的同時,樂器行業呼吁大力提升學校課后服務水平,滿足學生多樣化需求,如文體、藝術、科技領域等,為學生提供多元化、綜合性生長發展之路,給素質教育提供了充足的發揮空間。

“雙減”政策從一定程度上引導孩子和家長從強壓力負荷的文化教育中減壓,有更多的時間來匹配音樂等藝術培訓課程。海倫鋼琴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副總經理陳斌卓表示,國家戰略層面對藝術教育也是越來越重視,加上家長的教育與消費觀念轉變,我國的藝術教育的需求也是在不斷增長。但往往受到傳統考試和升學為導向的學校教育因素影響,或因精力和時間的沖突,大部分的學生后續的藝術教育學習堅持會受到諸多挑戰。雙減政策的落地,不管是對希望增設樂器等藝術教育的或者是提升樂器等藝術教育的人員來說都是一個良好的契機,部分地區的學校也已經開始加設學校的藝術課程。天津津寶樂器總經理劉運斌反饋,雙減政策落地后,對國內樂器銷售市場影響尚不明顯,但對未來社會音樂教育市場和樂器行業發展將會起到積極的規范和促進作用。從教學模式看,學科類培訓教學易于量化和復制,但音樂教育則更注重個性化教學。通過近年的藝培機構運營效果看,依靠資本力量推動教學模式的批量復制,并以此來擴大產業規模的成功案例并不多見。

當前來看,“雙減”政策的實施對于校外音樂培訓市場來說,如同一把雙刃劍,帶來短期陣痛的同時也將助力釋放出巨大的市場潛能,校外音樂培訓市場會進入更加規范化的軌道,提供更好的教育服務,推動市場有序、健康、長久的發展。

K12 教育轉型 藝培行業內卷或將面臨監管
面對 K12 教育機構轉戰素質教育和成人教育培訓,是否會再度引發社會音樂教育行業內卷,以及拉高行業準入門檻。劉運斌表示,當前,國內社會音樂教育師資依舊不足,K12教育機構轉戰素質教育和成人教育,同樣面對社會音樂教育師資的重組問題,未來社會音樂教育市場的準入門檻會提升,但社會音樂教育培訓市場內卷概率并不高。

“過去的 20 年,我們看到校外K12 教育機構蓬勃發展,一路高歌猛進,尤其在搭上資本的高速列車之后更是成脫韁之姿,瘋狂冒進,也因此造成了國內教育的過度內卷,被裹挾的家長及學生都苦不堪言,這也解釋了‘雙減’政策因何而來。”秦川認為,讓教育回歸公益本質,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業壓力,重新確立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主體地位是雙減政策的核心宗旨。

K12 教育領域的瘋狂“內卷”是否會在藝術教育培訓市場重演,秦川表示否定觀點。首先,“雙減”政策旨在遏制學科教育內卷的不正之風,既然有“前車之鑒”,國家教育部門不會讓內卷在藝術教育領域再度發生。“雙減”政策之下,非學科類培訓機構監督管理部門對于培訓機構在資質、師資、課程、課費、廣告等方方面面都有著嚴格的審查、監督和管控,統籌行業規范和秩序。再次,藝術教育具有其獨特性。學科教育重在“分數”,成績是檢驗培訓效果的唯一標準,容易復制和線上化,機構容易快速發展和膨脹 ;藝術教育則強調個性化,更注重實操和因材施教,很難批量標準化和線上化,培訓成果檢驗標準包括考級、演出、比賽等多種形式,并不固定,且學成需要長期投入,機構很難實現極速擴張。學科教育容易產生“寡頭壟斷”掀起行業內卷風氣,但是藝術教育更多的是百花齊放、百鳥齊鳴。

教育一定要回歸到本質,不被資本所驅使。“雙減”政策釋放出一個信號“凡投機取巧者、利益為大者禁入此行業。”它在準入門檻上做了詳細規范:各地要區分體育、文化藝術、科技等類別,明確相應主管部門,分類制定標準、嚴格審批。依法依規嚴肅查處不具備相應資質條件、未經申批多址開展培訓的校外培訓機構。這意味著,社會音樂藝術教育培訓機構必須經過審批,拿到相關資質才能開展經營業務,自然而然將一些小機構、小作坊攔在門檻以外。另外,社會音樂藝術教育市場由于其師資的稀缺性和教育內容的獨特性,也無形中形成壁壘,一般的 K12 教育機構想要實現社會音樂藝術教育市場的品牌轉型難度非常大。

由此看來,藝術教育的推動與發展應該是循序漸進的,學習藝術教育的目的和方式也是需要探討與研究的。近幾年,家長普遍開始重視藝術教育,將孩子送來學習鋼琴等樂器,并不是想培養他成為一個鋼琴家,而是想通過這種樂器學習培養一種韌性,培養欣賞音樂的能力,提升藝術素養。陳斌卓認為,這正是在回歸藝術的根本,藝術教育不是一個科目,藝術教育是關乎心靈的,是人的基本素質的延伸,是一個社會、一個民族素質發展到一定程度的文明精神方向的重要體現。只要把握住藝術教育的方向,藝術培訓市場的擴大不會引起內卷,處處開花的藝術教育能夠積極推進全民藝術。

總體而言,大批 K12 教育機構轉戰素質教育和成人教育必將造成更加激烈的競爭,但相信在市場監督機構和素質教育的行業特殊性質制約下,不會引發內卷狂潮。競爭是壓力也是動力,良性競爭帶來的將是家長、學生、機構和行業的多方共贏。

監管升級  雙減政策落地利弊說
一直以來,雖然政策沒有明確“素質藝術類機構不需要辦學許可證”,但在素質藝術類教育形式發展一片大好的情況下也是長久的默認存在。這樣也因此導致審批寬松,不少非學科類培訓機構在硬件設施、教資等方面或多或少存在不達標的問題或不健康的市場行為。對于非學科類培訓必須取得辦學許可資質,秦川表示,“雙減”落地持續進行,學科類機構轉型迫在眉睫,素質教育賽道一時火熱難擋。頭部教育機構紛紛推出素質教育產品,中小機構也一擁而上快速朝著素質藝術類教育賽道轉向。在這樣的情況下,新政要求“非學科類培訓必須取得辦學許可證”,這意味著素質藝術類培訓機構雖然不在整治的高壓區,但也并非“法外之地”,不可一擁而上。

對于校外音樂培訓市場來說,此舉無疑提高了機構的準入門檻,可自然過濾掉一批尋求往此行業轉型的“投機倒把者”,更可打擊一批非正規的小作坊小機構,規范發展和良性運營,在我看來是利好的。對于機構資質的嚴格審批也將直接導致對師資的嚴格審查,提高師資準入門檻,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可以當老師傳道授業解惑,尤其是在對專業性要求非常強的音樂培訓市場。

面對在線培訓機構的資本運作與廣告宣傳的叫停管制,陳斌卓認為,線下校外音樂培訓機構的市場拓展在該地區主要依靠區域輻射和口口相傳,在線培訓機構的資本運作與廣告宣傳的叫停管制對該部分培訓機構不會產生較大影響 ;隨著雙減政策的落地,很多地區的學校開始與校外培訓機構開展合作,開設藝術課程,普遍受到了家長的青睞,這對于線下校外音樂培訓機構來說是一個機遇 ;對于目前發展規模較大,業務能力較強的機構,想要進一步通過資本運作的方式擴大在現階段短時間內或將遇到政策阻礙。

隨著互聯網的高速發展,一大批在線藝術教育平臺橫空出世,短時間內攻城略地,積累起大量財富,然而其教學效果如何卻未可知。秦川認為,此次“雙減”政策落地,在線培訓機構的資本運作與廣告宣傳被叫停管制是非常適宜的。如此一來,對于線下正規的校外音樂培訓市場來說整體向好,可以去掉為“功利”而來的投機者,篩選掉不認真做教育的,留下的是真正做教育內容的企業,然后讓這個行業逐漸的正向循環,螺旋遞進。

當然“雙減”政策對于廣告宣傳的全面叫停管制,對于線下校外音樂培訓機構市場拓展來說也存在相當大的阻礙 :品牌的知名度和影響力將難以通過廣告媒體來傳播及推廣,獲客途徑減少受限,間接導致獲客成本增加,加重經營負擔。此時對于校外音樂培訓機構來說,不得不暫時將市場推廣的腳步放緩,去觀察,去等待,尋求新風向和新機會。

藝培新局 如何破解多米諾骨牌效應
“雙減”政策一經實施立即在整個培訓行業引發了一連串的多米諾骨牌效應,提高準入門檻、資質和資金監管、廣告宣傳叫停管控等,引發了一系列的倒閉、破產、轉型、重組潮。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尤甚,非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也壓力重重。

秦川表示,目前,已有十余省份已經開始試行美育中考,盡管具體的標準和規定還未統一,但藝培行業首先要夯實內功,做好準備等待政策東風。秦川音樂藝校學校也在積極尋求新政下的“破局之道”來應對未來的發展。一方面來說就是“創新”,產品創新、管理創新和推廣創新。教育產品創新表現在研發五個階段課程體系形成教材 ;研發基礎課和藝術延展課結合的授課內容,旨在培養琴童綜合音樂素質全面發展 ;疫情倒逼秦川樂器研發線上課程,目前實行“線上 + 線下”雙結合授課模式 ;通過產品創新達成競爭壁壘。在管理創新上,秦川樂器引進“鯨果通”學校管理軟件,“雙減”期間全面上線,更加關注學校運營效率 ;將財務軟件、CRM 軟件、線上課程相互打通,逐步實現學校管理數字化。管理創新促使公司實現內增長。品牌推廣創新是陸續上線自媒體營銷內容,最終形成自媒體營銷矩陣,傳播品牌故事 ;繼續創立獨立專業品牌,傳播與時代需求及客戶需求相符的新形象。品牌推廣創新目的在于實現秦川藝校品牌年輕。第二方面就是“合作”,與各中小學建立合作關系,新的政策下號召“可適當引進非學科類培訓機構參與課后服務”,借此通過與中小學合作進而達到其他方面轉化的目的。

事實證明,依靠資本力量壟斷樂器銷售和社會音樂培訓行業,尚未有可行之路。立足樂器制造行業視角,劉運斌表示,當前社會培訓行業收費相對較高,隨著行業規范和進駐門檻的提升,以及行業間的競爭加劇,對學生和社會家庭反而是有利的。像津寶樂器在全國推行行進樂團教學,與國內各地院校展開校企合作,從未來發展看,企業和藝培機構與校內教學資源的合作將是促進社會音樂教育發展的重要軌道之一。當前,從專業音樂教育人才培養看,從樂器消費到學習費用,社會家庭的投入不低。學生畢業初期,或許會選擇與教育機構合作,但隨著社會影響力的提升,多數學生會選擇在社區音樂教育領域展開個性化教學,師資和個性化教學的難以復制性,這也是資本力量難以在社會音樂教育領域進行規模擴張難以逾越的門檻。

其次,規模在社會音樂教育領域進行規模拓展,面臨的另一個問題是教具的配置問題。如在國內開展薩克斯教學,但國內樂器行業薩克斯的月產能在萬支左右,且產品流通渠道已成熟穩定。劉運斌表示,樂器是勞動密集型產業,在產能飽和前提下,再去應對教育資本的大批量訂單需求,企業首先會選擇保證固有渠道的穩定性,不會貿然接納資本的批量教學用具訂單。

陳斌卓表示,海倫鋼琴從2014年開始拓展藝術教育業務,主要是與各地在資質、生源、課程上有明顯優勢的機構加強合作,以參股的方式開拓藝術教育市場,同時,公司與中央音樂學院開展合作開發教材與教學法,搭載公司智能鋼琴等產品,為后續的藝術教育發展提供師資、培訓、教材、教具等必要保障。立足發展視角,非學科培訓機構的相關管理舉措會逐漸具體明確,未來社會音樂市場的發展趨勢必然是資質與能力并重,優質的機構發展會越來越快,類別也會越來越多,市場氛圍可能會日趨成熟。

結束語 
2021 年,國家發布教育“雙減”政策《意見》以來,有效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和校外培訓負擔、家庭教育支出和家長相應精力,構建了教育良好生態,對規范校外藝術教育良性發展也起到了積極地促進作用。目前,根據《教育部辦公廳關于進一步明確義務教育階段校外培訓學科類和非學科類范圍的通知》文件精神,已明確藝術(或音樂、美術)學科按照非學科類進行管理。本刊將持續關注國家教育相關部門對校外學科類培訓和非學科類培訓的系統設計和政策新規,積極呼吁國家相關教育部門不斷健全完善課后藝術教育課程設置和保障機制,協調校外藝培機構課程規劃的平衡性,以及琴童課余時間安排的科學性,保障校外藝術教育的服務時間,提高課后服務質量、拓展課后服務渠道,促進美育素質教育的可持續性發展。 

雜志期刊

2021年第10期

防偽碼查詢
品牌查詢
鋼琴調律師
提琴制作師
個人會員(特約)
?